白漓白梨梨~

幡然悔悟:

【雷安/瑞金】走进科学ABO



我TM就和lof杠上了!
ABO设定
之前的被lof说违规⊙▽⊙
我:????这么久了你来找我麻烦???
干脆一起贴上来了orz


————————————————————————




图书馆老旧的木门推开发出沉闷的“吱哑”声,黑暗的房间透进了一束明亮的光芒,在手电筒的光束下房间里堆积的厚重灰尘像是精灵一般飞舞着,呛得人不停的咳嗽起来。
 
“…咳咳…凯莉说的这是个什么地方啊?”
 
艰难的在入口的墙上摸索着这个图书馆的开关,伴随着不停地在抖落的灰尘和偶尔手上黏住的蜘蛛网,都让金忍不住皱眉低声抱怨着。
 
“没办法,谁叫有个笨蛋居然历史考试挂科。只有来这种地方给你补课了。”
 
有些好笑的看着金在跳着却够不到的开关的场景,格瑞靠近金伸手垫脚轻松地按下了开关键。
 
“啪。”
 
仿佛是突然从黑夜变成正午,刺眼的阳光让金的眼睛不受控制的流出水来,还没等他想要闭上眼,熟悉的信息素味道就已经充斥了自己的鼻间。
 
格瑞用他的手把金的眼睛盖住了。
 
“笨蛋,这个时候该闭上眼。”
 
格瑞的信息素别人都说闻着只有淡淡的薄荷味,可从小和格瑞长大的金却能轻而易举的闻出在那一丝丝薄荷下面甜甜的牛奶味。
 
就像格瑞一样,看起来冷冷的,其实很温柔啊。
 
金想,没有看到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对面凯莉扭曲的表情。
 
“谢谢你格瑞!!”
 
这个爱笑的金发少年抱了抱格瑞表示感谢,身上那像是晒干了的被子一样的信息素让格瑞忍不住想到初升的太阳,就像金这个人一样,充满了阳光。不自觉的把抱着金的手收紧。
 
“……你要学会避嫌。”
 
“什么?”
 
没反应过来自己的发小在说什么的金瞪大了眼睛直直的望着格瑞,澄澈的天蓝色眼睛里的迷茫让格瑞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终于把金从自己的怀里推出去。
 
“我是ALPHA,而你是个OMEGA……”
 
“哦!你说这个啊!”金无所谓的笑了笑,想要再凑上去抱一抱格瑞。
 
“有什么关系,你是格瑞啊!!”
 
“……”耳朵悄悄地红了,格瑞甩开金的手大步走在这个图书馆的地板上,“开始学习吧。”
 
“学什么?!”金发的OMEGA看了看图书馆里多的仿佛永远看不完的书籍,随手抽出一本已经满是灰尘、纸面泛黄的书,金苦恼的皱起了一张脸。“我都不知道该看什么!?”
 
“……先看明天要考的吧,关于ABO的革命起源。”
 
“哦!这个我知道!!老师上课时说过!”
 
难得有自己回答的上来的问题让金兴奋的笑了起来,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是关于‘骑士安迷修’和‘亲王雷狮’的!!”
 
 
 


 


 
从今日起,国家不再存在
 
还予人民自由与平等
 
                      ——选自《ABO革命·骑士安迷修》
 
 
 
“安迷修,雷皇国最后一任骑士长,年少曾担任雷皇国亲王雷狮,当时的第三王子的守护骑士,后两人不和而解除。师从上一任骑士长,为人谦逊有礼,坚持正义……”金翻着自己几乎是崭新的历史书,轻声念着上面的文字,“…他坚持人人平等的信念,在上层社会对ABO的性别歧视最严重的时候站了出来,贵族联名上书,所以国王下旨将其贬为平民,之后一直活跃在人间,……最后推翻了雷皇国,建立了联邦制的社会……”
 
“…因为安迷修很少暴露出自己的信息素,人们开始以为他是一个BETA,但是自从‘里昂战役’有人闻到他的信息素味道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一个ALPHA,”格瑞轻轻敲了敲又开始打瞌睡的金的头,起身探过去看着他手里的书接着念了下去,“直到死后才被安迷修发现原来是QMEGA,这引发了后人的无数讨论……”
 
“我知道!”OMEGA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八卦的光,“现在我和姐姐有时候看电视上的历史剧都会想到底谁会是他的ALPHA,究竟是谁能让骑士屈服在身下!”
 
 
“……少跟秋看那些脑残电视剧,”无可奈何的看着金一聊到这些八卦就精神的不得了的样子,白发的ALPHA那双像是紫水晶般的眼睛闪过一丝温柔的笑意。
 
“这些不是要考的你倒是知道的清楚,要考的一点都不记得。”
 
“哦——”金把头放在桌子上,特意拉长的语调让面前这个冷漠的ALPHA摸了摸像是阉掉了的茄子般无精打采OMEGA的柔软的金发。
 
“接下来是雷狮。”
 
 
 


 
 
 
我所要的,我所求的
 
从来不是你头上的王冠
 
而是我心中的自由
                         ——选自《ABO革命·海盗亲王雷狮》
 
 
 
 
“雷狮,雷皇国最后一代亲王,当时最出名的ALPHA,性格狂妄而又狡诈,骁勇善战,虽为三王子,但国王甚为宠爱,曾许以王位许之。”


金不熟练的念着书上内容,结结巴巴的语气让格瑞忍不住叹了口气,帮他接了下去。“亲王说道:‘那是锁链,只会让我痛苦。’随后,于十五岁不知所踪,国王重金寻人未果。”
 
 
 
“当然找不到啦!”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话,金一下子就笑了起来,信息素有些不受控制的散发出来,“谁能想得到王子会去做一个海盗呢?而且连名字都没有换!”
 
OMEGA身上阳光的味道让面前ALPHA的手指忍不住微微动了动,一股淡淡的薄荷牛奶的味道在空气中出现。
 
“…所以当安迷修在‘爱琴海战役’中独自一人和著名的‘雷狮海盗团’对峙的时候,骑士才发现这位海盗原来是失踪多年的三王子殿下。”被OMEGA的信息素挠的心痒痒的格瑞心不在焉的翻着面前的书,“两人独自在一个小岛大战三天后,雷皇国才终于迎回了自己的王子殿下,并且由国王赐予雷狮亲王的称号。而安迷修也因有功被赐予骑士勋章。”
 
“但是在国王为了欢迎归来的雷狮殿下而举行的宴会中,骑士安迷修和亲王雷狮争锋相对,两人不和的传闻就此家喻户晓。”
 
“而至此,王都里对ABO的性别歧视已经达到了顶峰。”





 


王妃问:ABO有何不同?


国王笑道:BETA像是工蜂,负责为这个国家奉献;OMEGA像是蜂后,负责繁衍出优秀的后代;而ALPHA负责领导这个国家前进。相比无所作为的BETA和只知道发情的OMEGA,难道ALPHA不应该高人一等吗?


                                          ——选自《走进ABO的历史》


“那场册封雷狮为亲王宴会奢华无比,贵族们都带着自己的MOEGA想要看看这个传说中的雷狮殿下,那些OMEGA都长得漂亮可爱,在当时都是价值千金的货物。本来宴会除了雷狮殿下和当时的骑士安迷修又一次争锋相对外都很顺利,但当国王和王妃离开后,有一位OMEGA在看到雷狮殿下这个英雄般的ALPHA时,不受控制的散发出自己的信息素(现在后人怀疑是一场针对雷狮殿下的阴谋),甜腻诱人的味道让在场几乎所有的ALPHA都快发疯,所有人都陷入了一场性爱的盛宴,只有雷狮殿下和安迷修骑士还能保持冷静,”


金念着一本写着“历史杂谈”的书上的故事,兴致勃勃的样子让白发的ALPHA不忍心提醒他这些都不是要考的内容。


“当时的人们认为正直的骑士似乎是不想看到当时糜烂的场面,于是选择了不告而别。直到多年以后人们才从历史文献中发现,安迷修这是为了避免身为OMEGA的自己也陷入发情才离开。”
“当骑士走后,陷入发情的贵族们依稀看见他们的雷狮殿下,黑发的ALPHA亲王坐在高高的王座之上用一种看戏的目光看着他们,仿佛是一群跳梁小丑。”


“…这就是所谓王都里最优秀的OMEGA?”


“好笑。”


“这位年轻而狂妄的亲王留下这句话离开了,然后直到第二天才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谁也不知道那天晚上亲王殿下干了什么,或许是和自己的海盗成员找了个酒馆喝酒,或许一个人待在自己的宫殿……”


“这将永远是一个迷……”






“好了,”发现金好像兴致勃勃的还想念下去,终于看不下去的格瑞卷起一本书敲了敲这个粗神经OMEGA的脑袋,想要把他敲醒,“你是来复习的,还看这些野史。”


“……哦…”鼓着脸的OMEGA看着自己面前的ALPHA发小,一如既往冷淡的脸上紫色的眼睛里有着催促和警告,而身边突然浓郁起来的薄荷牛奶味儿仿佛也在告诉这个OMEGA该认真起来了。
“…那
我好好看就是啦!”


“当时整个国家的人都以拥有ALPHA的孩子为荣,他们认为如果自己的孩子分化成OMEGA则是自己不优秀的表现,所以往往刚分化的OMEGA孩子会被丢进王都的那一条莱茵河里,而ALPHA孩子的出现则是可以办宴席的大喜事。”格瑞提醒金,“这里的莱茵河是母亲河的意思。”


“……好残忍啊,如果我出生在那个时候肯定不能遇见格瑞了吧?”身为OMEGA的金瞪大了眼看身边坐着的格瑞,蓝色眼睛里的后怕换来ALPHA无奈的微笑,“想这么多,你是笨蛋吗?我们现在不是遇到了吗?”


“接着念吧。”


“哦——”


“当时被认为是BETA的骑士长安迷修终于不忍,率领骑士团每天在莱茵河打捞溺水的OMEGA幼童,而一直和安迷修不和的亲王雷狮也派了其手下第一军师卡米尔前往协助。当时大面积的OMEGA死亡现象才稍微有所抑制。”


“但这引起了贵族的不满,他们认为这是对于贵族不顺从的表现,OMEGA就不应该被拯救。所以他们联名上书状告骑士长安迷修不忠于职守,愧为骑士。”


“国王宣安迷修和卡米尔觐见,中间不知发生了什么,卡米尔并没有前往,最后是亲王雷狮和骑士安迷修一起面见国王。”


“国王问两人,‘为何要救OMEGA?’”


“亲王不屑:‘不想脏了莱茵河。’”


“骑士谦卑:‘不忍看无辜之人死亡。’”


“国王再问:‘如何看待ALPHA和OMEGA?’”


“亲王冷笑:‘拳头说话。’”


“骑士下跪:‘众生平等。’”


“这场见面之后,骑士长安迷修被贬到极寒之地圣彼得堡担任护卫长,亲王雷狮被授予这个国家两成的土地作为封地。”


“安迷修即将前往的土地也在亲王的封地之内。”







吾一生所求,


唯国泰民安耳。                     
                   ——选自《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自从和国王的那一番谈话后,安迷修立即前往圣彼得堡担任护卫长。……太过分了!安迷修又没有做错什么!”


金念着念着感同身受般生起气来,天蓝色的眼睛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亮得惊人。


“冷静,他本来就是对的。只是当时的社会就是对OMEGA这样不公平。”


格瑞摸了摸仿佛要爆炸般的OMEGA柔软的金发,轻轻的力道和ALPHA冷静而又带了点温柔的语调让自己的发小终于稍微平静了心情,接着念了下去。


“当这位骑士离开的时候,人们才惊讶的发现他是多么的清廉。”


“没有精美的铠甲,没有昂贵的珠宝,没有华丽的服饰,手上仅有的两把剑是一个曾经受过他帮助的铁匠赠送给他的,被他视若珍宝。”


“而作为骑士必不可少的马匹,则被他卖了出去,换来的钱财全部送给了平民。”


“……因为自己的马已经被自己卖出去,这位昔日王都最负盛名的骑士,将要步行前往遥远的圣彼得堡。”


“而他一生的宿敌,亲王雷狮对此不屑。”


“不过一个白痴骑士。”


“当被贬斥的骑士安迷修前往圣彼得堡的一个月之后,他每一个所到之处都流传起关于这位无私而伟大的骑士的诗歌,人们称赞他强大的剑法,迷人的绿眼睛,歌颂他谦卑的骑士精神和众生平等的观念。”


“所有人都赞美他,称他为‘神的代言人’。”






本王无所求,


我想要的已经全在手中
                         ——选自《贵族的背叛者·雷狮》


“当骑士的传说和诗歌在整个雷皇国流传时,王都里的贵族们终于恐慌起来。”


“他们到国王的面前哭诉,告诉国王有个虚伪的骑士想要推翻他的国家,这个BETA骑士在各地宣扬国王是多么的无礼和粗俗,宣告自己是多么的无辜,告诉那些无知的平民世界上有真正的平等,他想要鼓动这个国家反对国王您的ABO想法,他想要引发叛乱!”


“国王害怕,想要处死这个贵族口中的骑士。而一向和安迷修不和的亲王雷狮阻止了国王的命令。”


“您在害怕什么呢?”


“亲王对国王说,这个王都出名的ALPHA坐在国王的身旁,俊美的脸上是不屑的笑容。”


“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骑士,而你,是拥有这整个国家的国王。他是个……BETA,而你是个ALPHA。他什么都没有,而你拥有一切。您到底在怕什么呢?”


“国王笑了,他赏赐给了亲王一个貌美温顺的OMEGA。”


“亲王没有笑。”
“那个被赏赐的OMEGA也不知所踪。”


“次日,亲王前往他的封地。”


“那里有他的宿敌,那个骑士。”


“安迷修。”






当被贬斥的骑士向圣彼得堡前进时,亲王雷狮骑着自己的马,带着他的军队也在往圣彼得堡,这个ALPHA他自己的封地前进。


当骑士被一路歌颂的时候,亲王雷狮也留下了一个个关于他如何欺压平民的传说。


这两位一生的宿敌最终相遇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然后在亲王的嘲笑下,骑士和亲王一同前行。


而骑士和亲王相遇的时候,骑士救了一对被亲王雷狮手下佩利欺压的OMEGA姐弟。


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埃米和艾比。


日后发动革命的两大元帅。


                             ——选自《五大元帅史记》


“为什么雷狮会和安迷修并称ABO革命的双子星呢?”


似乎是因为夜晚的温度太低了,不知不觉金已经缩在格瑞的怀里。金发的OMEGA抬头看向他的发小,湛蓝色眼睛里是一览无余的困惑。


“明明书上说了他那么多欺压平民的事,不仅不是当时率领革命的元帅之一,还是当时国王军的大元帅。反倒是他的那个堂弟卡米尔我觉得和安迷修合称‘双子星’比较靠谱。”


白发的ALPHA摸了摸怀里OMEGA柔软的头发,在对方看不到的角落笑了起来。格瑞把自己的手盖在金的手上,ALPHA的手比OMEGA的手稍稍大一点,但更低一点的温度让OMEGA打了一个寒颤,往怀里缩得更紧了。


“本来是这样的,”格瑞帮金把书页翻到要说的那一页,“但是当人们这么说的时候,身为革命最伟大的骑士安迷修坚决反对了。”


“骑士说:虽然他是ALPHA,虽然他是恶党,虽然他是贵族,但是我们不应该忽视雷狮对这场胜利的贡献。”


“他欺压的平民是那些侮辱OMEGA的ALPHA,他搜刮的钱财全都交给了帮助OMEGA的组织,他放弃了绰手可得的王位,他让自己的兄弟来帮助我们,他始终在暗地里帮助我们。”


“他用自己的死亡换来了真正的平等。”







没有人告诉我安迷修大人到底长什么样,但当我第一次见到骑士长安迷修大人时,他的眼睛让我仿佛看到了在圣彼得堡永远看不到的绿色的森林,周身温和而又强大的气息让他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传说中的骑士。那时我就知道了:


这就是那位骑士大人了。


而当我看向骑士身边的那个人时,那人紫色的眼睛让我想起了圣经里的魔鬼,一身散发着强大而又刺激的让人忍不住下跪的ALPHA信息素味道。看着这个人站在骑士的身边毫不逊色,两人之间仿佛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时,我就明白了:


这个人就是亲王殿下。


                        ——选自《圣彼得堡传奇人物》


“……醒醒,”


是夜晚太温暖了,本想好好复习的金不知不觉的打起了瞌睡,脑袋开始一点一点的,让格瑞忍不住轻轻摇了摇他的身子,想要把这个说好要复习的OMEGA摇醒。


“唔——让我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迷迷糊糊的OMEGA在格瑞的怀里蹭了蹭,换了个姿势紧接着睡。金一副完全张不开眼睛的模样让在别人面前都是冷漠的ALPHA无奈的他了口气,一只手环住怀里的金,想让他睡得舒服一点,另一只手轻轻地翻着书页,不想吵醒怀里的人。


现在,这个图书馆里只有一个非常细微的、冷淡的读书声了。



圣彼得堡


是一个非常贫穷


但又十分平等的地方
                       ——选自《你不了解的圣彼得堡》


“当雷狮和安迷修一行人来到圣彼得堡之后,他们才惊叹于这个地方的贫穷与寒冷。”


“一年四季都是白雪覆盖,看不到绿色的森林,看不到五彩的鲜花,这个世界只有一片白色。”


“连欢迎他们的领主和远道而来的骑士的宴会上都只有黑面包和粗茶。”


“这里贫穷,所以不论ABO都要努力的工作。”


“因为这里的贫穷,才让亲王和骑士看到了真正的人种平等。”






一件趣事,当年在圣彼得堡的时候


传说因为贫穷没有多余的房屋,亲王雷狮和骑士安迷修是住在一间房的。


                         ——选自《历史小故事》


“雷狮殿下在圣彼得堡呆了一个月就离开了,返回了王都,开始了他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屠杀’行动,雷狮大肆杀死王都出名的ALPHA和OMEGA贵族,引起整个王都的恐慌。”


“而在王都陷入亲王雷狮所造成的慌乱中时,被贵族们忽视了的、远在圣彼得堡的骑士安迷修联合被雷狮留下的卡米尔先是平定了圣彼得堡附近的乱贼,然后和艾比埃米分明暗两路招录士兵。”


“三年之后,王都内的贵族已经被雷狮屠杀了大半。安迷修一行人暗地里的准备也完成了。”


“初夏,国王宣布雷狮将会是下一任国王,将于秋季举行加冕典礼。”


“当夏天的太阳燃烧的最热的时候,安迷修和卡米尔在圣彼得堡以‘追求平等’的名义揭竿而起。”


“亲王雷狮被命为总元帅,率军平息叛乱。”


“亲王雷狮和骑士安迷修,贵族和平民之间的战斗,”


“就这么持续了八年。”




雷狮,雷皇国最后一任亲王殿下,骁勇善战并且相貌俊美,性格狂妄看不起弱者,是当时王都最出名的ALPHA。所有贵族都认为他会是下一任的国王,这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他会和王都里最娇媚最美丽的OMEGA结合。


但令人惊讶的是,直到雷狮被送上断头台,都没有任何OMEGA传出曾与其结合的消息。


                          ——选自《细数历史上的黄金单身ALPHA》








ABO革命的革命军里涌出了许多惊艳绝伦的人物,其中最为著名的当然是骑士安迷修


但除了安迷修之外,还有另外四个人


他们分别是:艾比、埃米、卡米尔、安莉洁


合称“五大元帅”                      
                                         ——选自《五大元帅·序言》


“当战争爆发之后,一开始贵族的军队是处于完全的上风。”


“年少的艾比元帅和埃米元帅手段还比较稚嫩,安迷修元帅根本不知所踪,革命军方面只有卡米尔将军在撑着。所以雷狮殿下根本没有出手,仅仅是亲王雷狮手下的两员大将佩利和帕洛斯就已经把革命军的军队打的节节败退。”


“那年的秋天,当王都里传来消息让亲王雷狮返回进行加冕典礼时,他们才惊讶的发现,”


“雷狮殿下早就不见踪影。”


“使者问佩利和帕洛斯将军,佩利将军暴躁不答,而帕洛斯将军笑而不语,”


感觉自己怀里的金翻了个身,格瑞不慌不忙的抱紧了这个睡着了的OMEGA,防止他从自己的怀里滑下去。薄荷牛奶和阳光混杂在一起的味道让这个白发的ALPHA享受般眯了眯眼,翻过书接着读了下去。


“同时,王都教廷传来圣女失踪的消息。”


“说是有一对AO拐骗走了圣女。”


“亲王雷狮的加冕典礼就此取消。”







神尊重我的意愿


我是在追求神所说过的世界


神说的“众生平等”是真正存在的


因为我已经从别人那里见过真正的平等了
                                     ——选自《圣女元帅·安莉洁》


“当贵族和平民两方的战斗马上就要以贵族的胜利结束的时候,教廷的圣女失踪了。”


“当时贵族方面的亲王雷狮、平民方面的骑士安迷修、教廷方面的圣女安莉洁三人的同时失踪让这场战斗不得不停下来,全力寻找他们。”


“而当三个月后,骑士安迷修和圣女安莉洁一同出现在圣彼得堡。”


“而亲王雷狮出现在与之相隔千里的王都外的酒庄里。”


“圣女向世界宣告加入平民的革命军,”


“她面前的骑士向她效忠,远在千里的亲王送她嘲笑。”


“愿圣女指引我们前进。”


“不过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


“不论后人对此是什么评价,”


“由此,战争开始了转折。”


怀里的OMEGA身上信息素的味道是那么让格瑞感到熟悉和舒心,白发ALPHA端起金专门为自己准备的牛奶,入口丝滑醇香的味道让他勾了勾嘴角,为这个一向粗心大意的发小能记得自己喜欢的口味而笑了起来。


“……真是个笨蛋……”







我不后悔我的选择


无论它带给我的是痛苦还是快乐


虽然我根本没有选择


                            ——选自《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自从圣女向世界宣告‘人人平等’之后,战争的天平向革命军方向倾斜。”


“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甚至是BETA,他们都响应了教廷圣女殿下的号召,遵从了自己的内心。到处都是起义的平民,安迷修元帅的队伍变得无比的庞大。”


“甚至就连有的贵族都开始怀疑起自己是否正确,背叛了贵族军。”


“贵族方面出名的将军不是战死就是叛逃,佩利将军和帕洛斯将军是背叛中最出名的两人。”


“当年被骑士安迷修讨伐的‘雷狮海盗团’四人现在仅剩雷狮一人还在贵族一边。”


“当平民军打到王都城下的时候,”


“贵族这边的元帅仅剩亲王雷狮和率兵亲征的国王殿下两人。”


“这场史称‘里昂战役’的最终之战就这么开始了。”








当时城门下密密麻麻的全是敌军,王都里面还有人在掀起叛乱


知道自己这边肯定是必输无疑,士兵们都是恐慌至极


国王殿下就是在这个时候和亲王殿下说话的


你能赢吗?


我不会输!
                                         ——选自《战兵俘虏独白》


“在这场战役中,一直对外敌对的亲王雷狮和骑士安迷修终于开始他们真正的战斗。”


“而战争始终是残酷的,在这次‘里昂战役’中死了不止多少的平民和贵族。现在那个地方的土地下可能还埋得有化为白骨的尸体。”


“每个参加了战斗的人都只能顾到自己,所以当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都爆发出浓郁的信息素时才没有人反应过来。”


“当时战场在安迷修和雷狮周围的人最后活下来的好像都是BETA,他们都只能淡淡地闻到两人的信息素味道。”


“一个像风拂过脸庞时带来的青草味道,”


“一个像雷从头上劈下的引起的狂暴滋味,”


“合起来就是狂风暴雨。”


“这场战争最终以当时国王殿下的投降结束。”


“雷狮殿下成为了安迷修的俘虏。”






安迷修,ABO革命的发起人,性格温和而相貌俊美,仿佛教科书般的骑士。推翻雷皇国,亲手把自己的敌人雷狮送上断头台的伟大骑士。一直以来,人们都以为他
是BETA,但“里昂战役”后又猜测其为ALPHA,对此,骑士安迷修始终没有声明。


直到死后,人们才惊讶的发现


他是一名已结合的OMEGA


                                    ——选自《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我第一眼看见已经是成为我们的俘虏的亲王雷狮的时候很疑惑


为什么一个俘虏可以和元帅安迷修大人住在一起?他们难道不是敌人吗?


亲王周身的气质,和安迷修大人的相处模式看起来不像是俘虏


更像是这里的主人    
                                   
  ——选自《士兵见闻》


“当雷皇国的国王殿下正式发布了投降文书之后,作为这场战斗贵族中最为出名的危险ALPHA,雷狮成为了革命军的俘虏。”


看了看手腕的表,想着要早点回去免得睡着了的金感冒了的格瑞加快了翻书的动作。


“出于某种不知道的考虑,当时被俘虏的雷狮是由他的宿敌,正义的骑士安迷修负责监管。”


“而安迷修大人果然不愧于他在诗歌中盛传的美名,对于一直和自己作对的敌人雷狮一直都是宽容以待。”


“尽管他已经成为了自己的俘虏,但是安迷修骑士并没有虐待或者欺辱亲王雷狮。”


“反倒对其十分尊重和友好。”


“在当时战后的夜晚,有不少人们都曾看到他们两个人一起悠闲地走在城市的小路上。”


“而且,两人还是还是同吃同住。完美的展示了安迷修身为骑士对敌人的宽容。”


“当时的人们都在想,”


“难道这两个斗了一辈子的人要成为朋友了吗?”


“当然不会,”






一个社会平稳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民心


只要是大多数人们所选择的,不管那个选择是对还是错


都必须执行


                                   ——选自《真正的社会》


“雷狮,一直是整个王都里最出名最优秀的ALPHA,他一直被默认为下一任雷皇国的国王。在过去的几年里,现任国王几乎已经不管事了,事务全都是雷狮在处理,王都里的人都默认他是国王了,而当雷皇国被推翻后,”


“所有人都要求处死雷狮,这个雷皇国真正的国王。”


“而安迷修不愧为一位真正的骑士,”


“他坚决反对对于雷狮的处决判断,相应的,卡米尔、佩利、帕洛斯等人都反对这个提案。”


“然而,”


“这样就有从前被贵族欺压的人们站出来说,”


“现在已经不需要贵族了!我们让是贵族的雷狮死有什么错!?”


“你们这么反对难道是他的同伙吗?!”


“雷狮不死,雷皇国就不灭!!!!”


“他必须死!!!”


“安迷修不论那些人说什么,始终坚持着骑士原则,守护者雷狮。”


“然而雷狮说话了,”


“处死我吧,”


“昔日的亲王对自己的敌人说道,”


“让我的鲜血浇灌在你们胜利的花朵上吧。”


“亲王雷狮在被处死之前的夜晚一直待在骑士安迷修的房间里。”


“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但是那天夜晚过后,一直坚持雷狮活下去的骑士向世人宣告。”


“亲王雷狮,这个罪大恶极的ALPHA,将会被施以公开处刑。”


“由高贵的骑士安迷修亲自下手。”


“……至此,雷皇国最优秀的ALPHA死去了,安迷修失去了他最大的敌人,”


“世界就此美好起来。”


…………


已经把这本书读完了的格瑞合上书,摇了摇怀里睡得正香甜的omega,在对方迷糊的睁开眼看过来的时候,这个ALPHA用书敲了敲金的头,微微笑了起来。


“走了,我们该回去了。”


“咦?!我睡着了?!格瑞你怎么不叫我?!”


“……你睡得像死猪一样,叫都叫不醒。”


“那我之后的考试怎么办啊?!我完全没看啊!!”


“看了你也记不住。”


“呜!好过分啊格瑞!!!!”


“……笨蛋,我会帮你的。”


世界如此美好。







一点历史上没有的事:


雷狮十岁·安迷修十一岁:预备骑士安迷修向三王子雷
狮殿下宣誓成为其守护骑士,二人虽然时常吵架,但契约关系长达五年,并且从未说过解除契约的话。


雷狮十五岁·安迷修十六岁:预备期是安迷修和三王子殿下雷狮突然闹翻,二人解除契约关系。安迷修加入皇家骑士团,成为正式骑士。


雷狮十五岁·安迷修十六岁:在和骑士安迷修断绝关系一个月后,三王子雷狮秘密逃离王都,其堂弟卡米尔一同失踪。


雷狮十五岁到十八岁·安迷修十六岁到十九岁:雷狮到达爱琴海成立“雷狮海盗团”,安迷修作为骑士在王都逐渐出名,成为正式骑士。注:二人一直保持书信联系。


雷狮十八岁·安迷修十九岁:海盗雷狮分化为ALPHA,骑士安迷修分化为OMEGA。同年,国王下令讨伐海盗。


雷狮十八岁·安迷修十九岁:大批骑士团和士兵前往爱琴海,安迷修独自一人遇见雷狮,两人在爱琴海相遇。同时,安迷修在和雷狮单独在一个小岛时发情,雷狮将其标记,两人确认关系。三天后,雷狮宣告自己的王子身份,和安迷修一起返回王都。


雷狮十八岁·安迷修十九岁:二人私下商量对外维持敌对关系。同时,在年末的雷狮亲王的册封典礼后的宴会上,安迷修因宴会上想要引诱雷狮的OMEGA信息素发情,匆匆离开。随后雷狮马上也离开并且找到自己的OMEGA,如此度过了一夜。


雷狮十八岁·安迷修十九岁:王都的ABO人种歧视到达顶峰,莱茵河里每天出现大量OMEGA弃婴。雷狮和安迷修商量表面还是维持不和,但雷狮暗地里派自己的堂弟卡米尔前往帮助安迷修安抚弃婴,并且背地里由两人合力安排这些OMEGA的归处。


雷狮十九岁·安迷修二十岁:安迷修被贬至圣彼得堡,雷狮在处理好王都关于OMEGA的事情后,马上前往封地,路上二人一车同吃同住。路上时间一共花了三个月。


雷狮十九岁·安迷修二十岁:到达圣彼得堡后,雷狮和安迷修商量关于ABO平等的观念,两人决定发动革命。一个月后,雷狮离开。留下卡米尔暗地里协助安迷修招录士兵。


雷狮十九岁到二十二岁·安迷修二十岁到二十三岁:雷狮一直在王都大肆屠杀贵族,既为削弱贵族的力量,也为安迷修吸引注意,让其能够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和训练招揽士兵。期间二人始终未见面,但是雷狮专门训有信鸽以供两人书信联系。


雷狮二十二岁·安迷修二十三岁:雷狮被要求成为下一任国王,安迷修联合卡米尔等人发动革命,贵族和平民之间的战争正式爆发。


雷狮二十二岁到二十五岁·安迷修二十三岁到二十六岁:两人在战争时期多次暗地见面,面对革命军始终处于下风的情况,雷狮先是安排佩利和帕洛斯偷偷放水,然后自己始终不出面交战,在背地里一直为安迷修革命军方面出谋划策。


雷狮二十六岁·安迷修二十七岁:雷狮和安迷修两人秘密返回王都,雷狮和安迷修安排贵族身份和教廷的圣女安莉洁见面,以两人之间的AO平等爱情,成功说服她反水参加革命。然后三人安莉洁和安迷修同行去往圣彼得堡,雷狮和安迷修分开前往王都郊区的酒庄。


雷狮二十六岁到二十八岁·安迷修二十七岁到二十九岁:雷狮安排佩利和帕洛斯依次反水加入革命军,对于安迷修来信里的担心不放心上。仍旧以单人指挥暗暗消耗贵族军队的力量。期间,雷狮曾与安迷修在战场上相遇,进行多次看似惨烈实则无碍的战斗。


雷狮二十八岁·安迷修二十九岁:雷皇国国王宣布投降,革命军胜利。雷狮表面成为安迷修的严格监控的俘虏,实则两人一直在一起商量之后的道路。


雷狮二十九岁·安迷修三十岁:出于对雷皇国贵族的厌恶,大量群众要求处死最为出名的贵族ALPHA雷狮。安迷修不同意,但雷狮劝说安迷修,将其说服。


最终,雷狮由安迷修亲自施刑。


同年,由安迷修和雷狮两人共同商量的“联邦制”成立。


雷狮死后第一年·安迷修三十一岁:联邦制仍存在大量问题,安迷修成为大元帅。


我还不能死。 ——安迷修


雷狮死后第十年·安迷修四十一岁:联邦制渐渐步入正轨,骑士安迷修的名声越发高涨。同时,社会上出现蔑视雷狮的语言,安迷修气极。


他比所有人都伟大。 ——安迷修


雷狮死后第二十年·安迷修五十一岁: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ABO终于真正的平等。安迷修含笑而终。


我……来找你了……       ——安迷修


死后,人们发现他们的骑士大元帅安迷修是一位已结合的OMEGA……


……那么……


谁是他的ALPHA呢?















群宣

戏群662836292,戏群不禁白,有皮气就好。
后台662326716,随便闲聊水聊不用带套,进群管理(阎魔,安倍晴明,夜叉)小窗自戏100字。
(群里还有很多空皮,如有主皮冲突,会以自戏皮气而定)
目前群内指定cp
博晴(源博雅×安倍晴明)
阎判(阎魔×判官)
双龙组(荒x一目连)
以上cp不可拆,禁止ky
邪教也不在意,来就好啊
诚招
(茨木暂无)
如果有第二个酒吞想来玩也是很欢迎的哦~
崩皮太过严重警告三次,三次以上飞机票直接走人
蟹蟹

再来一个特别爱你们的群宣!

急招酒茨!
稍微有点皮气就好!
戏群662836292
后台662326716
后台不用带套,随便闲聊
可爱你们了!
笔芯

一个特别可爱的群宣!

戏群662836292,戏群不禁白,稍稍有点皮气就好。
后台662326716,随便闲聊水聊不用带套,随便就好。
(群里还有很多空皮~)
目前群内指定cp
黑白童子(黑童子×白童子)
博晴(源博雅×安倍晴明)
阎判(阎魔×判官)
双龙组(荒x一目连)
以上cp不可拆,禁止ky
邪教也不在意,来就好啊
诚招

小号的第二个荒啊啊啊